0371-68877882

19939977199

预约

咨询

  •  刑事电子数据取证的基本权利干预——基于六个典型案例的分析

    刑事电子数据取证的基本权利干预——基于六个典型案例的分析

    2021-09-27

    电子数据作为网络信息时代的证据之王,其种类繁多、范围广泛,由此决定了电子数据承载着各种基本权利。明晰电子数据所承载的基本权利,是电子数据取证中实现“尊重和保障人权”的重要前提。财产类电子数据中承载着财产权,传统的扣押、冻结等侦查措施无法完成对数字货币的有效取证,直接将数字货币变现后予以扣押,既存在对财产权保障不足的问题,也可能侵犯犯罪嫌疑人其他基本权利。隐私类电子数据中隐私权客体的扩张及其依附载体的变化,决定了此类电子数据取证中可能存在隐私权无形干预和二次干预的问题。通信类电子数据中承载着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权,侦查机关可以选择通过搜查、调取、远程勘验等方式收集此类电子数据,但现有制度设计各自会面临对通信自由权保障不足的问题。言论表达类电子数据承载着言论自由权,侦查机关收集此类电子数据,虽不会干预狭义言论自由,但可能会干预出版自由。基本权利干预电子数据取证应遵循的基本原则包括法律保留主义、令状主义、比例原则以及非法证据排除等。

  • 寻衅滋事罪的若干法律适用问题

    寻衅滋事罪的若干法律适用问题

    2021-09-24

    严格把握寻衅滋事罪的犯罪构成,准确适用法律,避免寻衅滋事罪成为“口袋罪”,始终是实务界追求的目标。笔者从寻衅滋事行为人的主观心态、寻衅滋事罪与故意伤害罪、妨害公务罪等罪名的界限这几个方面,谈一下传统寻衅滋事罪的法律适用问题。

  • 律师刑事业务发展的大趋势

    律师刑事业务发展的大趋势

    2021-09-18

    从近年来的统计数据看,我国职务犯罪案件总量逐年下降。全国法院审结的一审职务犯罪案件(贪污贿赂、渎职):2016年是4.5万件,6.3万人;2018年是2.8万件,3.3万人;2019年是2.5万件,2.9万人;2020年是2.2万件,2.6万人,呈逐年递减之势。而且,从全国纪检监察机关运用“四种形态”处理违法违纪人员的统计数据看,运用第四种形态(严重违纪涉嫌违法立案侦查的)已成为极少数,仅占总数的3.5%,未来职务犯罪案件数量还将持续下降。兼之,《监察法》实施背景下,监察委的调查卷宗基本决定了之后的程序活动和诉讼结局,职务犯罪辩护空间愈加逼仄。

  •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审理银行卡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审理银行卡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2021-09-15

      民法院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银行卡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银行卡规定》),该规定于发布之日起实施。

  • 受过刑事处罚的人,不能从事这些工作,包括子女!(2021年最新)

    受过刑事处罚的人,不能从事这些工作,包括子女!(2021年最新)

    2021-09-13

    刑事处罚一般来说是对于触犯了刑法的人所采用的处罚。随着社会的进步,国家的法律法规也变得越来越严格,同时法律法规的内容也是越来越健全。对于曾经受到过刑事处罚的人,在社会上从事职业的时候,有很多的职业是会被拒绝的,这并不是对于这类人的歧视,只是法律需要一个对人的警示,既然犯了错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是一个因果的必然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