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1-68877882

19939977199

预约

咨询

  • W某涉嫌故意伤害罪——检察院作出不起诉

    W某涉嫌故意伤害罪——检察院作出不起诉

    2020-12-04

    2020年8月3日,犯罪嫌疑人汪先生,在郑州市金水区东都国际某集团公司的市场开发部办公室内,因其妻子周女士与被害人赵女士发生冲突,被赵女士殴打一事,汪先生与赵女士发生争执后,汪先生用手拿着一个装有饭盒的布袋子,朝赵女士的胸部等处殴打造成赵女士受伤后,经郑州市公安局金水路分局物证鉴定室鉴定,赵女士胸部的损伤程度已构成轻伤二级,鉴定文书XXX号。
    遂经同行介绍,继而委托李峰律师为其辩护律师,李峰律师接受委托后,及时到看守所会见嫌疑人,了解案发详细经过并与嫌疑人及其妻子多次交流,发现关键细节,全面细致的阅卷,找出有利证据,
    全面梳理案件事实,还原客观情况,提炼有利情节,讲好辩方故事。根据周女士的证言、赵女士的笔录、找专业人员制作三维视图,并结合医学专家的咨询意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提出辩方无罪意见。
    为了增加律师意见书的说服力, 除了提供上述证据材料外,并通过大数据检索提供了三份类似的无罪判决书,成功说服了承办检察官,作出不起诉决定书,实现了当事人无罪释放的结果。

  • N某涉嫌诈骗罪——一审按量刑建议从轻判处,二审量刑下调一年

    N某涉嫌诈骗罪——一审按量刑建议从轻判处,二审量刑下调一年

    2020-12-04

    一起二审改判的案件,作为第三被告人的辩护人开展辩护工作。一审阶段检察院明确委托人如果认罪认罚,量刑建议给到7-9.5年,委托人没有签署认罪认罚,一审刑期7年。上诉后二审法院判决认定从犯,刑期下调一年。
    动之以情 晓之以理 阐明利害 终获不起诉

  • Z某涉嫌诈骗罪——前期仅为三名女性进行取保候审,后经黄律师反复沟通、提交材料,最终当事人得以取保候审

    Z某涉嫌诈骗罪——前期仅为三名女性进行取保候审,后经黄律师反复沟通、提交材料,最终当事人得以取保候审

    2020-12-04

    2019年1月16日,黄昌军主任代理了一起从马来西亚引渡回来的电讯诈骗案。
    在黄昌军主任向临颍县办案机关提出嫌疑人不构成犯罪的法律意见后,检察机关最终没有批准对Z某等人的逮捕,初战告捷。但公安机关并不想束手就擒,一则该案系公安部交办的案件,不敢马虎;二则该案系涉嫌跨国电讯诈骗犯罪,社会影响巨大,案情复杂,嫌疑人、受害人众多超千人。因此,公安机关相当慎重,前期仅将三名女性嫌疑人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其余人员均变更强制措施为指定监视居住。
    为了更好地维护当事嫌疑人的合法权益,黄昌军主任又与办案警官多次沟通斡旋,并当面向他们提交变更强制措施申请书,最终将张某等人变更为取保候审。2020年3月1日黄昌军主任在疫情未退的情况下,年后第二次赶赴临颍,为张某等人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并就他们居留及返家事宜做了安排,张国军等人及其家属十分感动。

  • W某涉嫌强迫交易罪——后经投诉才得以成会见,最终刑期最短

    W某涉嫌强迫交易罪——后经投诉才得以成会见,最终刑期最短

    2020-12-03

    W某涉黑、强迫交易案。
    在侦查阶段,我所李晓东律师介入该案件,但却遭到了办案机关的限制,不允许会见,后经投诉才得以成功会见。在该阶段,公安机关的起诉意见书中认为W某系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一般参加者,强迫交易罪的主犯。后在审查起诉阶段,起诉书中指控W某系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积极参加者(3—7年),强迫交易罪的主犯(3—7年)。进入审判阶段后,辩护律师坚持做无罪辩护,并得到了旁听人员的认可。最终判决书中认定W某系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一般参加者,强迫交易罪的从犯,合并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在16位被告中,除最后两名被告人外,判处刑期最短。后家属依然坚持委托我们提起上诉,李律师向W某及其家属释明,上诉改判的可能性基本为零,但我们会依然坚持W某无罪,最终维持原判。
    本案为该地区的第一例黑社会性质犯罪,办案单位给被告人家属、当地的辩护律师多次开会,要求认罪,不能作无罪辩护,并在开庭前限制外地律师会见。本案除第一被告、第二被告、W某外,其余13人均认罪。

  • Z某系恶势力犯罪团伙,涉嫌强迫交易、敲诈勒索、非法拘禁罪——办案律师顶着巨大压力坚持无罪辩护

    Z某系恶势力犯罪团伙,涉嫌强迫交易、敲诈勒索、非法拘禁罪——办案律师顶着巨大压力坚持无罪辩护

    2020-12-03

    Z某涉恶、强迫交易、敲诈勒索、非法拘禁案。
    本案系民营企业家的巨额债务人举报Z某等人系恶势力犯罪团伙引发。在侦查阶段,起诉意见书中认为Z某等人系恶势力犯罪团伙,犯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侦查机关还查封、扣押了Z某的车辆、别墅、现金等财产。审查起诉阶段,我所李峰主任、李晓东律师接受其亲属委托后,多次会见、仔细阅卷,向检察院递交了法律意见书、证据分析报告、检索报告等材料,但仅去除寻衅滋事一项罪名。公诉机关出具的起诉书指控Z某等人系恶势力犯罪团伙,犯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建议量刑为强迫交易罪(金额60万)3~5年、敲诈勒索罪(金额22万)4~6年、非法拘禁罪1年半以下。后进入审判阶段,两位辩护律师坚持做无罪辩护,且认为是真正的无罪案件。起诉后,律师多次找承办法官沟通案情并提交书面的辩护意见、质证意见等。虽然最终一审法院判决Z某等人系恶势力犯罪团伙,构成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但在建议量刑时却枪口抬高一寸。其中强迫交易罪3年、敲诈勒索罪4年、非法拘禁罪1年4个月,合并执行6年4个月。也就是说,一审法院虽然认定构成犯罪,但在量刑上尽量轻判,表明了承办法官的个人意志,且该涉恶案件不仅没有从重,还有所从轻。
    辩护人、Z某及其家属都坚持认为本案系无罪案件,目前本案已提起上诉。